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D:\web\bookbao3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47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:\web\bookbao3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47
第一卷VIP卷 第830章 我跟昆哥混的_這個光頭很危險三千浮世_第三書包網

第三書包網 > 玄幻小說 > 這個光頭很危險 > 第一卷VIP卷 第830章 我跟昆哥混的

第一卷VIP卷 第830章 我跟昆哥混的

 熱門推薦:
    坐在這邊的夜昆算是全部聽到了,也不是我昆哥故意偷聽,而是這里的隔音是真的差,就一塊門板隔著,好歹你們也是高手,不知道放一個隔音結界嗎。

    不過也聽到了許多的情報,萬萬沒想到,周俊一回來就被退婚了。

    真的是夠慘的,修為沒了,還被未婚妻給羞辱,赤果果的一個主角開頭啊。

    這姑娘倒是有幾分倔強,說退就退了,夠味啊。

    “你們還要不要聽我說啊···這故事我那是幾天幾夜都講不完的!敝T葛康認真說道,好不容易可以出來了,而且是你們要聽,現在又在討論別的了。

    上官子才和諸葛青對視一眼,這慕容康將的東西,似乎有點夸張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為什么周俊被搞成那個鬼樣子,而慕容康一點事都沒有,甚至一點傷都沒有。

    難道真的像他所說那樣。

    “康少,不如我幫你說如何!

    忽然一道聲音從門口處響起,讓屋里的幾個人一愣。

    慕容康臉色一變,看都沒看門口,冷聲說道:“誰在這里大呼小叫,不知道我是誰嗎!”

    然而這句話剛剛說完,慕容康就覺得有點不對勁了。

    這聲音···怎么那么熟悉···仿佛···

    只見慕容康的臉色漸漸變得僵硬起來,甚至那回頭的動作,似乎都有點卡頓。

    當看見門口站的人,那標志性的光頭。

    怎么會是他。!

    他怎么上來了。!

    諸葛青和上官子才似乎有點疑惑,慕容康說了那么多,那重點的光頭一項到還沒提起。

    “慕容康,你朋友?”上官子才好奇問道,這個人沒見過···也沒聽說過慕容康有光頭朋友。

    夜昆直接坐在慕容康身邊,攀著慕容康的肩膀笑道:“我們可是生死之交,是吧,慕容康!

    慕容康驚呆了,我的昆哥啊···你怎么就那么冤魂不散呢,我都回家了,你又跟著來了···

    一來就帶著深深的威脅,用生死來威脅。

    慕容康可不管亂來,身邊這個光頭可是敢廢了周俊,要是心血來潮,把自己給廢了。

    那真的完犢子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,跟你們介紹一下,這是昆哥!蹦饺菘第s緊咧嘴笑道,只是這個笑容,真是牽強啊。

    甚至在諸葛青和上官子才眼中,好像是被綁架了一樣。

    慕容兄,不要害怕,如果你真的被威脅了,就眨一眨眼睛。

    昆哥這稱呼,兩人更是沒聽說過,這天宮但凡有點實力的年輕人,差不多都認識···

    這昆哥看起來年紀輕輕的,但真沒聽說過這號人,敢感覺慕容康似乎很畏懼這個昆哥的。

    這不應該啊。

    “慕容老弟,剛剛聽到你在說什么大戰幾百回合,這什么情況?”夜昆調侃笑道,這慕容康很膨脹啊,居然都和自己大戰幾百回合了。

    慕容康瞬間無語,自己就是在吹個牛皮而已,怎么會被夜昆給聽到了。

    這天下那么大,這總幾率,簡直比自己當家主還要低,但偏偏就發生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昆哥要聽等下單獨將給昆哥聽!

    夜昆也沒追問,這家伙倒還是聰明,沒有透露出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慕容康哪敢說啊,怕我昆哥沒想通,直接殺人滅口···

    在慕容康心中,昆哥什么事情都敢做。

    “你們還坐在這里干什么,還不出去?”慕容康朝著旁邊的兩個姑娘喊道,真是不懂事。

    陪酒的兩個姑娘立馬躬身離開,這樣的事情還是少參合為妙。

    隨著那兩個姑娘離開,上官子才朝著夜昆問道:“你面生,到底是誰?”

    諸葛青目露警惕,感覺這個光頭不是善類,光頭就沒有一個是好的。

    夜昆松開了慕容康的肩膀,淡淡說道:“我就是他口中,大戰幾百回合的對手!

    聽到夜昆這句話,慕容康有點驚訝,昆哥是瘋了嗎?居然就承認了。

    你難道不是秘密來天宮的嗎?

    上官子才和諸葛青一下沒反應過來,幾息之后,諸葛青冷聲質問道:“你就是廢了周俊修為的人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就是那個廢了周俊修為的人!币估ブ苯泳瓦@么承認了,這讓所有人都沒怎么想到。

    我昆哥就是這么牛逼,絲毫不掩飾自己的作為。

    所以我昆哥的作息很規律,不是在裝逼,就是在裝逼的路上。

    諸葛青和上官子才一下不知道該怎么做了,面前這個光頭不按套路出牌。

    “你們不要緊張,這次我過來,是受到周懷仁的邀請,來處理這件事的!币估サf道,尤其是把邀請那兩個字說的比較重,生怕他們沒聽清楚似的。

    慕容康算是知道了,原來是周懷仁帶他來的,那就說得同了。

    上官子才冷笑了一聲:“你難道不知道,廢了周家人的修為是什么罪名嗎?居然還有膽子來天宮!

    夜昆嘆息了一聲:“我廢了一個要殺我的人,這有什么不對嗎?我沒殺掉就已經非常仁慈了!

    “你太囂張了!是看我天宮無人嗎!”諸葛青嬌喝一聲,仿佛要大打出手了!

    而夜昆十分的平靜,淡淡說道:“慕容康已經跟著我混了,你們要不要跟我混?”

    慕容康聽后一臉懵逼,自己什么時候答應和你混了?你不要亂說。。!

    你就是一個反賊···

    “慕容康,你跟著一個外人混了?”諸葛青質問道。

    慕容康瞬間懵逼了,現在要是否認,那就涼涼了···

    還是保命比較重要。

    “沒錯,跟著我昆哥混,前途一片光明,你們兩個也早點覺悟吧!蹦饺菘蹬牧伺男夭,仿佛要為夜昆赴湯蹈火似的。

    夜昆覺得,這個慕容康有幾分元稹的樣子了。

    “慕容康,我看你是瘋了,居然跟他!”上官子才沉聲喝道,似乎丟了天宮的臉面似的。。

    “昆哥,咱們現在已經暴露了,要不要滅口!蹦饺菘的四ú弊,一副要干掉他們兩個似的。

    這讓夜昆目瞪口呆,你膽子有這么大的嗎?居然要殺人滅口。!
单机破解捕鱼达人 体彩开奖直播频道今晚 江西快3真假 广西快乐十分50期 腾讯分分彩定位胆选五个六 天津快乐十分20120322008开奖号码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号码查询 股票涨跌是由什么决定的 陕西十一选五预测下期号码 福建快三基本走势 腾讯分分彩图标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