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D:\web\bookbao3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47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:\web\bookbao3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47
第三卷VIP卷 016 失而復得的你_贅婿之無敵高手最終浣熊_第三書包網

第三書包網 > 科幻小說 > 贅婿之無敵高手 > 第三卷VIP卷 016 失而復得的你

第三卷VIP卷 016 失而復得的你

 熱門推薦:
    當葉飛趕到孤夜城的營地時,孤夜城的人已經在清理戰場。

    他躲在一棵之后,看著遍布著尸體和鮮血的前方,便知道剛才發生了一場惡戰。

    不過,看上去應該是孤夜城的人贏了。

    他皺了一下眉頭,不知顧憐霜怎么樣了?

    于是,觀察了一陣之后,他悄悄向孤夜城的營地靠近,發現河邊有一名男子在清理傷口,于是便悄無聲息地到了男人身后,將匕首掛在了男子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別動!”他在男子耳邊小聲說道。

    男子一怔,慌慌張張地說了一句“好的”。

    “那天玄洞主顧憐霜呢?”葉飛問道。

    “撤走了,”男子身子打著哆嗦,“他們人并不多,一落入下風便全都撤走了!

    聽到這,葉飛便將男子打暈。

    隨后,他又先后向三名孤夜城的人打聽消息,得到相同的答案,他才確定顧憐霜已經帶著人逃走了。

    他很高興,因為顧憐霜還活著!

    隨后,他便遠離了孤夜城的營地,返回到沙池下游云國密閣的營地。

    葉飛一下馬,蕭易何走到他面前,將他拉到一無人之處,說道:“你走之后,又有探子回報,說是天玄洞的人往沙池鎮北邊的沙漠逃去了!

    葉飛想了想,此前他跟著顧憐霜游歷大漠的時候,顧憐霜曾帶著他躲到一個天玄洞的秘洞,正好就在沙池鎮的北面三十多里處,顧憐霜很有可能帶著天玄洞的人逃到那秘洞里去了。

    隨后,蕭易何還告訴葉飛,此番西蜀送親使團的將領,便是曾經名震江湖的孟九。

    聽到此消息后,葉飛詫然。孟九和南宮雨霖互生情愫,要孟九護送南宮雨霖去北遼,這新蜀國國主實在欺人太甚!

    喝了幾口水,又換了一匹馬,葉飛便獨自往北去尋顧憐霜。

    約莫申時左右,葉飛才找到了打開那秘洞入口的機關:一顆枯萎了的胡楊樹。

    胡楊樹下的沙里,有一顆西瓜大小的石頭,用力轉動那顆石頭,秘洞洞口便會出現。

    當葉飛用力轉動石頭之后,他眼前沙丘上忽然塌陷了大片沙子,隨之一扇半丈高、兩尺寬的洞口出現在沙丘的底下。

    洞口的石門只會打開片刻,所以在石門關上之前,葉飛快若疾風般沖入了洞中。

    他才進洞,便有無數支弓箭向他射來,與此同時,他身后的石門轟然合上,眼前黯淡無光。

    葉飛拔出了自己的劍,揮出的劍氣形成一道無形的墻,攔住了所有射來的弓箭!

    他剛要開口說話,只見一把皮鞭揮了過來。

    認出是顧憐霜的武器,葉飛當即面露喜色,連忙喊道:“憐霜,是我!”

    “啪!”最終,那道皮鞭還是打在了他的右臂之上,劃出了一道血痕。皮鞭上裹著毒,當即葉飛便感覺毒液攻心!

    好在他迅速運轉內力,用內力止住了那毒液在他體內的蔓延之勢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候,前方亮出了一道火光,點亮了顧憐霜的面龐。

    “你是誰?”顧憐霜問道,她的語氣很激動,應該是聽出了是葉飛的聲音。

    強提一口氣,將毒液逼出體外之后,葉飛托舉起左手,一邊起身。

    一團火在他左手上出現,與此同時他用右手揭開了自己的面巾。

    這時候,顧憐霜手上的火把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眨眼間,她便到了葉飛的面前,雙手激動地抓著葉飛的雙臂,抬眼看著葉飛問道:“我不是在做夢嘛?”

    葉飛左手握成了拳熄滅了左手上的火,洞里面變得伸手不見五指。他雙手扶著顧憐霜的腰,低下頭,然后湊上前。

    見二人沒了動靜,洞內深處,天玄洞的幫眾呼喚道:“洞主?洞主?”

    顧憐霜輕輕推開了葉飛,回應了一句“我沒事”之后,便迅速拉著葉飛離開了秘洞。

    洞門一開一閉,天玄洞眾人只看到顧憐霜拉著一個人的手出了洞。

    到了洞外,借著耀眼的陽光,顧憐霜看清了葉飛臉龐。

    她仍是不敢相信,仍舊以為自己是在做夢!

    “風,真的是你嘛?”她問道,一邊將手伸向葉飛蒼白的臉龐。

    葉飛點頭,抬起手,用掌心捂著顧憐霜的左手手背,道:“憐霜,是我呀!你的風!”

    隨之,顧憐霜淚如雨下,“當初你我在玉門關一別之后沒多久,聽說了你的死訊之后,我便一直派人去找你。直到后來聽說沈家的人替你休了衣冠冢,我才放棄!

    “從那時候起,我便將自己關在一個秘洞,本已是生無可戀,可我還在期盼著,期盼著兩年后你會找我,帶我去中原!

    “可后來我沒有等到你,反而等到了我的仇人季逍遙,他再次奪走了我天玄洞的地盤,這一年多以來,我都是靠著找他報仇的信念堅持下來的!

    “風!可能是上天憐憫我吧,所以又把你還給了我!

    顧憐霜說著,越哭越難過,然后撲入到葉飛的懷中,“風,答應我,從今以后我們都不分開了好嘛?”

    “嗯!”葉飛答應,“我這次來大漠,就是來接你的。既然那季逍遙已經從僧人院逃回,那我們這次不能再放過他!”

    顧憐霜答應,她抬起手,雙手捧著葉飛的臉,“風,我真的不是在做夢嘛?”

    葉飛笑著搖了搖頭,再次低頭親吻著顧憐霜的唇。

    許久之后,兩人才分開,兩人走到了那顆胡楊樹下坐下,緊緊相依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風,這三年你都去哪了?”顧憐霜問葉飛。

    “呃,我做了一個很長的夢,醒來時發現居然已經過了三年,”葉飛嘴唇幾乎是貼著顧憐霜的額頭說道,“總而言之,我也沒想到,我還能活著!

    “不過,既然我還活著,”他緊緊地抱住了懷里的顧憐霜,“就不能再浪費給我重活的機會了!”。

    “嗯!”顧憐霜道,“我也要珍惜失而復得的你,若再失去你,我都不會原諒我自己!”

    接下來,二人便一直說著,直到太陽西下,顧憐霜才返回到秘洞里,交待好一切之后,便和葉飛騎著馬往沙池鎮趕去。
单机破解捕鱼达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