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D:\web\bookbao3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47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:\web\bookbao3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47
正文卷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一九七七 黑_安堂莞卓_第三書包網

第三書包網 > 玄幻小說 > 安堂 > 正文卷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一九七七 黑

正文卷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一九七七 黑

 熱門推薦:
    “對不起,對不起。蘇如意同志,我是高興地昏頭了,真的沒有別的意思!

    曹定乾連連道歉。

    蘇如意趕緊整理整理有些發皺的衣服,看著曹定乾那不停彎腰鞠躬道歉的窘迫樣子,真的是又生氣又覺得好笑,最后就是狠狠一跺腳。

    “行啦,早知道你這樣,我就不該跟韓科長說你那么多好話!

    話音未落,蘇如意扭頭就走。

    曹定乾愣了愣,趕緊去推上自己的自行車,快步追趕。

    “蘇如意同志,我剛才真的不是有意的。為了表達我的歉意,我送你回家!

    “你送我回家?”

    “對,你看天這么晚了,你一個女同志走夜路不方便也不安全。告訴我,你家住在哪。我保證把嘴美麗無私、最心地善良的蘇如意同志安全送回去!”

    曹定乾一手扶著自行車,啪的下來個立正。

    蘇如意噗嗤一聲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送我也可以,正好我也有一些書籍分門別類的問題想問問你。話說,你是怎么能一下子分得那么清楚的?”

    說話間,蘇如意輕輕坐在了車后座上。

    曹定乾看了看自己這帶大梁的自行車,感覺這個樣子好像沒辦法騎上去。

    只能是默默推起來,但心中那股子高興勁讓他根本不在意是騎車還是推車,昂著頭回答道:“分門別類,說起來簡單,實際上不容易,需要對所有書籍的書名和目錄稍微了解一下。其實之前我們村里就有不少大學生在那,我是跟著他們學的這些知識。如果非要說有什么訣竅的話,那就是考記憶力,只要記憶力足夠強,什么都不是問題!

    曹定乾說的很認真,但蘇如意關注的重點好像偏了點。

    “你還和真正的大學生在一起待過呀?”

    “那當然了。別的不說,最起碼農業大學方面的知識,我覺得我學的比那些真正大學生還要強!

    “那你這么厲害,是不是也打算今年參加高考呢?”

    蘇如意順勢問到了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曹定乾的情緒不由得低沉了許多。

    “我不打算考。如果我要考試的話,也不會到處去找工作了!

    “為什么呀?這么好的機會,你還這么厲害,為什么不考呢?”

    “原因比較特殊,非要解釋的話……蘇如意同志,你應該聽過那么一句話吧!@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是獨立的人,獨立的人就應該有獨立的思考方式,而不是因為別人的要求。變成別人想要你成為的那樣子’。我就是想變成一個獨立的人,獨立的去做自己所要做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哇,你說的話好深奧!”

    “哎,只是看書看的多了點,才知道這些東西的!

    “對了,你呢?蘇如意同志,你打算要參加高考嗎?”

    “我不行,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,連報名都沒有報名。之前上學的時候學習成績就不好,后來到了圖書館工作。你今天也看到了,我連那些書籍是什么門類都分不清楚,哪有資格去想參加考大學的事情啊!

    “蘇如意同志,你不要這么喪氣。其實不參加高考也沒什么的,我們在這個普通的工作崗位上,一樣能做出來比那些大學生更多的貢獻,你說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說的很有道理!

    兩人最這么低聲交流著默默向前走。

    轉過一道彎,前方的道路猛然間變得昏暗了許多。

    曹定乾不由得皺起來眉頭,看了看遠方。

    “奇了怪了,那不是縣中學,怎么今晚上的燈不亮了?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蘇如意也順勢看向那邊,同樣滿臉疑惑的神情。

    自從恢復高考的消息發出來,縣中學就成了所有人心中的圣地,縣里教育部門也下了通知,保證縣中學的電力供應,非正常教學時間,任何報名參加高考的人都可以來這里借用地方學習,不收取任何費用。

    可今天,整個縣中學都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“好奇怪啊,前兩天我還聽說,為了準備高考的事情,縣大院倉庫里的電燈泡都搬空了,全都送到這邊來。怎么今天一點光都沒有啊!

    蘇如意喃喃自語。

    推車子的曹定乾愣愣地看著那邊。

    恰在這時后方傳來轟隆隆的汽車聲響,大探照燈的光芒照耀過來。

    曹定乾趕緊推著車子往路邊躲了躲。

    緩緩向前行駛的大卡車車頭內,曹蘭怡有些緊張的抓著副駕駛上面的安全把手,低著頭,不敢動彈分毫。

    王光震已經盡量把車開得平穩,扭頭看到曹蘭怡還是這樣的姿態,不由得緊張起來。

    “曹蘭怡同志,你是怎么了,哪里不舒服嗎?”

    “我,我沒事,就是第一次坐車,我緊張!

    “你沒坐過車嗎?不會吧,我可聽說過,你家在的那個?诖箨犑窃蹅內h最厲害的大隊,前些年的時候,都能弄出來拖拉機了,還有什么以前打鬼子時候的破車頭,好像也讓你們大隊的人給重新發動起來了。你家在那,都沒碰過那些東西的嗎?”

    王光震一臉驚奇,那意思好像是在他印象當中?诖箨牶蛣e的地方不一樣,甚至比縣城還強。

    曹蘭怡驚愕地扭頭看過來。

    “你聽誰說的啊,哪有什么拖拉機啊,一開始就是打算用那個破車頭改的。誰知道輪子都不夠使的了,根本動不起來。最后讓去了我們大隊那邊的幾個電工給改了改,弄成了發電機?申犂餂]有汽油,動都不能動,多少年都廢著了。別人說要扔,我爹死活不讓,說什么破東西早晚能煥發新生!

    曹蘭怡心情發送下來,說話的語調也輕快許多。

    王光震則是滿臉意味深長的笑容:“嗯,聽你這么一說,我還真明白了,這聽說的事情絕對不能當真!

    話音落下,王光震微微一側眼,恰好就看到了車頭燈照耀出來的路邊縣中學招牌。

    “奇了怪了,這學校里的燈咋還不亮了?”

    “?學校的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這不是說了要恢復高考了。咱縣里好像報名了一千多人呢。有些人沒地方學習,縣里就說縣中學敞開了給大家當學習的地方,還保證所有電燈都亮著,時時刻刻都有熱水喝。前幾天我來這送過一趟桌椅,都快半夜了,還到處是人呢。怎么今天一點亮光都沒了?”

    汽車慢慢開過縣中學門口,逐漸遠去。

    后面的自行車也在曹定乾的推動下,路過這邊又去到遠方。

    天地間好像又安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只是黑漆漆的縣中學大門邊上,露出來兩個鬼鬼祟祟的腦袋。

    “今晚上肯定沒人會來了!

    “行,咱算準了時間,不能讓他們消停。只要他們不消停,咱就能消停了!

    莫名其妙的簡單對話過后,兩個黑影從縣中學竄出來,迅速消失在黑夜里。
单机破解捕鱼达人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 泳坛夺金基本走势图百宝彩 北京pk10预测计划 河北快三跨度走势图 大发快三首页 福彩3d手机版下载 翻翻配资 北京快三今天预测号 黑龙江11选5官网 什么是股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