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D:\web\bookbao3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47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:\web\bookbao3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47
正文卷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一九七七 氣_安堂莞卓_第三書包網

第三書包網 > 玄幻小說 > 安堂 > 正文卷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一九七七 氣

正文卷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一九七七 氣

 熱門推薦:
    深夜里,?诖宕逋獾拇舐飞,大卡車緩緩停在路邊。

    王光震下車,一路小跑著繞過車頭,高高伸出手去,作勢攙扶要下車的曹蘭怡。

    曹蘭怡稍稍猶豫了一下,便伸手搭在那只渾厚有力的手掌上面,輕輕一躍跳下車,隨后急忙分開。

    “王同志,謝謝你了,要不,要不你去我家坐坐吧!

    “不不不,那可不好意思!

    王光震連連擺手,心里明白人家姑娘只是客氣一句,真要是順勢就答應了去家里坐坐,估計以后也永遠別想再和這位漂亮女同志見面了。

    其實曹蘭怡也不太敢真的把王光震帶回家,明明是跟親哥一起出去的,再回來就是跟另個陌生青年一起回家,天知道爹娘那邊會是什么反應。

    “那,那你在這稍等我一會兒,我回家去找我哥,把包子錢和車費都給你!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包子不值幾個錢,車是我開出來的哪能要你的車費。我……”

    王光震撓撓頭,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到了該分別的時候,心里總有那么點舍不得。

    “這樣吧,曹蘭怡同志,以后你要是再去縣里,想回家的時候就去車站那找我,我保證安全把你送到家!

    “不用了不用了,麻煩你一次就行了,怎么能次次都麻煩!

    曹蘭怡低著頭,想了想又說道:“那,那我要是再去縣里的時候,一定自己身上帶著錢,給你送到車站去。這可以吧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王光震下意識要拒絕,可轉念一想,趕緊忙不迭點頭:“可以,可以!那曹蘭怡同志,我就等著你去車站找我!

    說完這句話,笑嘻嘻看向對面。

    黑夜里那雙眼睛,好似帶著點熱切的光芒。

    曹蘭怡對視一下,心兒震動,急忙后退兩步。

    兩人又是好長一段時間沒說話,直到一陣秋風襲來,吹得人脖頸發涼。

    王光震猛的回過神來,趕緊拿下車上的外套,伸手過去直接往曹蘭怡身上一披。

    “曹蘭怡同志,天冷,你趕緊回家吧,我也走了!

    說完這句話,跳上車,直接開始調頭。

    曹蘭怡還想多說幾句呢,可看著大卡車啟動,只能是默默后退,退到進村的下坡土路上。

    “蘭怡同志,我在縣車站等你啊!

    王光震從車窗里探出頭,大聲喊出這句話,隨即一腳油門,轟隆隆開走。

    曹蘭怡站在那,大卡車都消失好久了,才緩緩的收回目光,低頭看看身上披著外套,秋夜微涼,心中甚暖。

    臉上帶著淡淡的甜蜜笑容,轉身就要往家走,誰知剛轉過身,就聽見一聲重重的咳嗽從前方傳來。

    “蘭怡!”

    “啊,爹?”

    曹蘭怡的臉色瞬間變得發白,整個人僵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。

    曹安堂皺起來眉頭,左右看看。

    “怎么這么晚才回來,你哥呢?”

    “我哥還沒回來嗎?”

    “你這話問的,你倆不是一起去縣里買書了,怎么沒一起回來?你身上衣服誰的?”

    曹安堂的眉頭越皺越深,哪怕是天都黑了依舊能一眼看出來,曹蘭怡身上披著的外套是男人的衣服,而且不是曹定乾的。

    曹蘭怡驚得趕緊把衣服拿下來抱在手中,小腦瓜飛速旋轉。

    “啊,這衣服是我同學的!

    “同學的?哪個同學?”

    “就是中學同學啊。爹,你是不知道,現在縣中學開放了,所有人不管是誰,只要是報名參加了高考的,都能去縣中學自習,那里一晚上一晚上的不滅燈。我就是去那里學習才碰上以前同學的,也是他們送我回來的。啊,這衣服也是看我冷,才給我的!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曹安堂審視的目光盯著女兒的雙眼,曹蘭怡低著頭壓根不敢對視。

    “男同學還是女同學?”

    “女……女同學的哥哥,男的,也是我們同學!

    曹蘭怡暗喜自己反應機敏。

    可她壓根沒注意到,曹安堂的目光早就落在了那件外套上面“曹縣車站”的幾個噴印字上。

    片刻的沉默之后。

    曹安堂微微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你們買的書呢?你娘可是在家里等著你們回去匯報今天的學習情況呢!

    “書,書都在我哥那呢!

    “你哥呢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

    曹蘭怡低下了頭,心里也有怨氣,她在車站那里等了大半天,差點餓暈過去,都沒看見親哥出現。要不是遇見了那位王光震同志,她這會兒都不知道啥樣呢。

    話說,那位王同志還真是好人,人心善又心細,還是車站里的司機,天天開大車,好威風。

    曹蘭怡的思緒瞬間飄飛。

    曹安堂看著自家閨女那低著頭時不時莫名其妙笑一下的樣子,眉頭都擰成個川字了。

    “回家去!”

    “?啊!

    曹蘭怡答應著,趕緊一路小跑著往家走。

    曹安堂嘆口氣,倒背著手在村頭洋灰路上走兩圈,最后直接往生產社門前臺階上一坐。

    夜色越來越深了。

    一輛自行車晃晃悠悠下了村頭的土路,曹定乾滿腦子想的都是和蘇如意在一起的種種,尤其是想到了明天再去,就能正式開始在新華書店上班,都忍不住開始哼小曲了。

    突然間,一聲呵斥,將曹定乾所有的開心快樂給驅散干凈。

    “磚生!”

    “啊,爹?”

    曹定乾跳下自行車,看著站在村頭空地上的曹安堂,一時間手足無措。

    “上哪去了,這么晚才回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買書去啦!

    完全是慌亂之中,想到了自己今天出門應該做的事情,也是隨著這句回答,他整個人激靈靈打個寒顫。

    “壞了,蘭怡!”

    到這時候了,曹定乾才終于想起來他的妹妹。

    一早進了城,他把曹蘭怡扔下,自己跑去找工作,這下子好了,工作找到了,妹妹沒了。

    心中驚慌,扭動車把就想再回縣里。

    曹安堂那邊氣得怒吼一聲:“站!回來!”

    “不是,爹,蘭怡還在縣里等我呢!

    “等你?等你干什么?真要是等著你,蘭怡今晚上就不用回家了!

    “啥意思?蘭怡自己回來啦?”

    “廢話!給我過來,站這,先別說蘭怡,先說說你,今天一天你都干什么去了!”

    曹安堂一指眼前的地面。

    二十郎當歲的曹定乾像個十來歲的孩子一樣,瑟縮著上前兩步,站在了曹安堂手指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我,我去買書了!

    “買了一天?”

    “啊!

    “書呢?”

    “沒買到!

    “我打死你個混賬玩意兒!”

    曹安堂找不到趁手的東西,左右看看,直接把腳上的布鞋脫下來了,認準曹定乾的胸膛就想鞋底板拍過去。

    正常來說,曹定乾早就后退躲閃了。

    誰知這一次,他竟然昂著頭往前湊了湊。

    “打啊,你打!讓村里人都看看你曹支書的軍閥作風!”

    “我軍閥作風?”
单机破解捕鱼达人 七星彩开奖走势图表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基本图表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 南宁股票配资贴吧 甘肃快三一定牛推荐号 幸运农场计划qq群 新浪理财平台 河北快三推荐结果 注销pc蛋蛋 理财知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