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D:\web\bookbao3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47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:\web\bookbao3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47
正文卷 254 前往亞青_文壇締造者下海捉魚鱉_第三書包網

第三書包網 > 修真小說 > 文壇締造者 > 正文卷 254 前往亞青

正文卷 254 前往亞青

 熱門推薦:
    今天算得上是葉懷瑾出來的這些日子當中最開心的幾天之一。

    吃了一頓很不錯的飯,當中包含著據說是漢呈這里最正宗的啤酒鴨。

    然后見識到了如同藝術一般炒菜的技術。

    接著,聽到了一段故事,看見了蕓蕓眾生相,那種真實存在但是平常自己又看不到的現實。

    算得上是精神以及肉體層面的都滿足。

    按照葉懷瑾的邏輯來計算,今天發生的事情,足夠他用一大段文字來描述。

    最后,葉懷瑾給老板付了一桌的錢。

    那是他請那個老爺子吃的。

    當然,第一點就是他不缺這個錢。

    第二點就是他覺得聽到了這么好的故事,自己應當表態一下。

    一桌的飯錢,算是給老爺子提供給他靈感的稿酬吧。

    收拾了一下之后,陳熙從蛋撻的嘴里接過它遞上來的牽引繩,然后拿著些許殘羹冷飯走出了這個藏在巷子當中的小飯館。

    那是蛋撻今天晚上的伙食。

    蛋撻不吃狗糧了,這是陳熙最頭疼的事情。

    每次燒菜的時候,都要把它的那一份給算上去。

    更加可怕的是,這個家伙的飯量也是不小的。

    啥都要吃很多。

    不給它吃,它還不樂意。

    所以都是給葉懷瑾慣出來的。

    出了巷子,沿著過來時候的路線,一路回到房車當中。

    殘羹冷飯送冰箱,然后又順手把回來路上買的一些東西放進去之后。

    陳熙坐上了駕駛座,葉懷瑾坐上了他的小書桌。

    他們在一個城市當中停留的時間,并不會于這座城市的占地面積成正比。

    沒有任何的線性關系。

    關鍵點還是在于葉懷瑾。

    說的奇幻一點,如果說這座城市很小,但是給葉懷瑾一種故事很多的感覺,那么可能會在這座城市當中待上很長的一段時間。

    等到他把那些故事全部都消化掉的時候,就是他們離開這座城市的時間。

    當然如果這座城市縱使很大,可惜葉懷瑾覺得終究只是一副軀殼而已,那么就只會停個一天,然后補充一下物資就離開。

    而漢呈這座城市,本來就是奔著看櫻花才來的。

    那些故事倒是屬于一種十分意外的驚喜。

    獎賞給路過這座城市的行人。

    “等會停一下快遞點,寄點東西回去!

    葉懷瑾從抽屜當中抽出了幾張寫的滿滿當當的白紙,然后用手機給他們拍完照片之后,把他們裝進了信封當中。

    下一個地點是亞青。

    從漢呈一路往西走,火力全開的情況下,需要兩到三天的路程。

    按照他們這個走法,可能要一個星期出頭的時候才可能會到。

    不過這種蝸牛般的速度陳熙和葉懷瑾相當的享受。

    蛋撻更是表示它狗生從來都沒有到過這么遠的地方。

    算著上次出遠門應該是在它祖上一百多代以前種族大遷徙的時候。

    但是那個時候對它來講太過遙遠,這和它蛋撻又有什么關系。

    每天混吃等死然后出門溜達溜達就是狗生最大的夙愿了。

    晚上的時候,他們正好走到了漢呈市的最西部。

    看著太陽落山,天空抹黑之后,也就靠邊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兩人一狗爬到了車頂上面。

    那里算是一塊小小的觀景平臺。

    在大市的邊緣,已經很少有高樓密集的分布了。

    帶有鄉下特色的平房也是開始零零碎碎的冒出頭來。

    天空當中那些熟悉的星星隨著時間的往后推移也嶄露頭角。

    陳熙往嘴巴里面塞了一塊黃桃。

    同時又給葉懷瑾塞一塊。

    蛋撻……算了,這個東西她要吃,不給它吃了。

    最近的氣溫開始進行爬升了。

    晚間吹起的風當中也是帶著暖意。

    帶起了陳熙耳旁的發絲,也拂動了葉懷瑾額前的頭發。

    兩個人都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而葉懷瑾則是看了一會會之后,拿出了放在自己口袋當中的本子。

    還有一直都掛在脖子上面的那只鋼筆。

    如果周圍是一片遼闊的原野,那么看著這片星空一定特有味道。

    不過這個時候,零星的高樓,斷斷續續的村落配合在一起,有一種混搭而又自然的美感。

    葉懷瑾不是在畫畫。

    他也不會畫畫。

    他倒是想起了那一本詩集。

    之前只是略微的提過幾首,大多數都還沒有寫出來。

    風中此刻又響起了筆尖與紙張摩擦的沙沙聲。

    蛋撻趴在一旁。

    陳熙也是仰面躺在車頂上。

    她忽然之間喜歡上了這種無拘無束的漂泊生活。

    拋開了一切的憂慮。

    果然,到底還是有錢人好。

    不對,應該說這種有錢并且不用擔心花光的人真好。

    什么都不要管。

    其實葉懷瑾到底有多少錢這個問題陳熙一直都在思考。

    不過在老劉給葉懷瑾轉賬他稿費的時候,陳熙看了一眼,看完之后就閉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就那么一長串數字,不是當前她能夠擁有的。

    在稿酬方面,老劉給葉懷瑾的利益是最大的。

    即使葉懷瑾不缺錢,但是在老劉看來,這是遠歌的誠意。

    事實證明,老劉這么做的同時,遠歌也在迅速的崛起。

    過了很長的一段時間,風變冷了一些。

    葉懷瑾也合上了他的本子。

    蛋撻和陳熙很有默契的坐起了身子從天窗那一口爬進了車子里面。

    “據說亞青的景色很不錯!

    葉懷瑾洗漱完之后,趴在了床上,眼睛看著手機屏幕當中那些亞青的景色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,亞青的風景算得上很仙的那種!

    陳熙重重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那個地方她一直都想去。

    不管是在短視頻上還是在一些旅游博主的vlog上面,那里的景色都美的讓人窒息。

    閑聊幾句之后都不再說話。

    保持沉默后,放空自己沒過一會沉甸甸的睡過去。

    等到睜眼的時候,第二天的太陽就已經在明晃晃站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葉懷瑾拿出了自己的小本子。

    翻到最新的一頁,在上面寫道:“漢呈,總計十天,在這十天當中見過櫻花別樣的話語,許過愿望,同時也見識過眾生相!

    車子的速度不快,甚至可以說很慢。

    但是快遞的速度一點也不慢。

    跑到劉溫延這里的時候也就是三天的時間。

    而收到快遞的時候,劉溫延則又從抽屜當中拿出了之前的那篇姚冠池。

    是時候發出來了。
单机破解捕鱼达人